泠歌浅笑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游戏与爱。

圈名泠漪。
读作01.
微博@泠漪_荣耀永不落幕

一月一更,一更一坑。
Lof归档即大型纪录片:论坑王的自我修养。
资深二缺,校对天赋技能,脑洞连着黑洞星人。
此人多半有病。

全职是不变的信仰,荣耀是不灭的光。
一入藏剑,一世藏剑。
LLer,绘海双担。

偶尔卖卖冷CP的安利,可惜少有问津,人称,卖火柴的泠漪。

近期沉迷RPS刀片不能自拔。多少意难平不过怀念旧时光。

【全职】【叶黄/龙族paro】黎明之前(三、四)

很好,完全没有手感,完全咸鱼,你们随便看看吧【。复健路漫漫……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自己。

先说好,打人不打脸。

卡文,关门放楚苏拉剧情【滚】

 @米了个Q 送给大米的生贺(づ ̄3 ̄)づ╭❤~【还去年送我生贺的人情23333】虽然紧赶慢赶没赶上昨天【。】,但是相信我还是爱你的!!!

至于为什么没赶上?对方不想和你说话,并朝你扔了一款垃圾游戏。它的名字叫剑网三【。冷漠】



三.

与杭州的持续高温不同,此时上海风大雨大,一下就从早上的四十度降到了不裹个外套出门甚至都会觉得有几分凉意的程度。

楚云秀站在巨大的落地玻璃窗前鸟瞰繁华的城市。她习惯性点起一支烟,却只是夹在指间看那烟气渐渐弥漫开来。

房间的门开了。身着白裙的少女故意放轻声音走进房间,凑到楚云秀身后伸出手来遮住了她的眼睛:“猜猜我是谁?”

楚云秀的语气有些无奈:“沐沐别闹。”

“唉,又被你猜出来了。”苏沐橙叹了口气,在楚云秀身边的沙发上坐下。

楚云秀走过来居高临下看着苏沐橙,脸上写满无奈:“这房子里就我们两个人,不是你是鬼啊?”

“秀秀,这样直接说破就很没意思了,”苏沐橙撇撇嘴,向她递出一个桃子,“你吃吗?”

楚云秀向她示意了下手里的烟:“点着烟呢,怎么吃啊。”

“啧啧啧,一个两个都抽烟,也不知道这玩意儿到底有什么意思,”苏沐橙啃了一口桃子,“要不给我也尝尝看呗?”

“好孩子不要学。”楚云秀过来坐到她身边。

“上海的雨好大不能出门玩,sooooooooo无聊。”苏沐橙啃着桃子卖萌。

楚云秀挑起苏沐橙的一绺头发在手中把玩:“那需要我送你回杭州么?”

“我才不去打扰某些CP的二人世界呢。现在回忆起来,以前的我亮度简直堪比夜空中最亮的星。”苏沐橙把手里的桃子往楚云秀嘴边蹭,楚云秀顺势咬了一小口。

“可以可以,苏沐橙同志境界很高嘛——真的不吃了我的口红都已经蹭上去了。”楚云秀对苏沐橙突如其来的任性向来很无奈。

苏沐橙撇嘴:“欸,真不知道某些人会不会玩脱啊。”

“沐沐你笑得那么幸灾乐祸真的好?”

“我发誓我真的只是想看他吃瘪而已嘛。毕竟能让他落下风的事情太少了。”苏沐橙笑得狡黠。

楚云秀把那根只燃了一半的烟碾灭在桌上的烟灰缸里,道:“啧啧啧,万万没想到原来你是这样的苏沐橙。”

“秀秀,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我知道你也是想看热闹的~像我这样安安静静当个吃瓜群众不好吗?”

“当吃瓜群众当然好啊。最好还要前排兜售瓜子可乐和墨镜,”楚云秀顺着苏沐橙的话头往下接,挑起半边唇角微笑,“只是很可惜啊沐沐,其实我们都是局中人呢。”

“嗯?”苏沐橙有点不解。

“我刚刚接到了诺玛下达的最新任务,小戴和小唐今天就会赶来上海与我们会合。”

“任务内容是什么?”

“等她们来了你就知道了,”楚云秀笑,“你知道的,我向来懒得把同一个任务重复讲两遍。”

 

“喝什么?先说好碳酸饮料不给喝。”叶修边开冰箱边冲坐在沙发上当大爷的黄少天喊。

“碳酸饮料我早就戒了,白水就行。老叶你别说的那么冠冕堂皇,我还能不知道你,你这里压根儿就不会有碳酸饮料。”

“是是是,少天大大最机智。欸你啥时候戒的碳酸饮料?以前的少天大大不是没有碳酸饮料不成活吗?”嘴上说着,叶修还是利索地倒了杯水递给黄少天,然后自己也坐下,摆出一副打算和他促膝长谈的架势。

“就你失踪的时候,”黄少天翻了个白眼,语气十分不爽,“你也不想想看你失踪多久了,别说碳酸饮料,只要肯下决心,我觉得给你这么长时间烟你都能戒了。”

“这还真是少天大大抬举我了。”叶修赔笑,顺带往黄少天那边移了点过去。

“……滚。”黄少天给了他一脚,也不知道是让他真的滚远点还是让他闭嘴。

“那我滚了?我为什么失踪你也不想听了?”

黄少天一本正经地有翻了个白眼:“是的,老子不稀罕听你解释了,你麻溜地给我滚犊子。”

“我的天啊,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无情无义无理取闹。”叶修一言不合就开启了奥斯卡影帝模式。

黄少天感觉自己要在这短短一天里用完这一整年的白眼总量了:“……谁是你的天,老子跟你分手了,少来膈应我。”

“什么时候分的我怎么不知道?”叶修无辜脸。这被分手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刚不还好好的……吗?

“就刚刚决定的!!怎么的,不服想打架啊?”黄少天不爽,“妈的合着你还有理了是吧?!说不见就不见说回来就回来,我凭什么永远都要等你啊?!凭什么啊?!!”

叶修无法回答。

“难道就只凭一句单薄的喜欢吗?叶秋你知不知道喜欢和爱也总有一天是会被耗光的?”黄少天觉得自己有些过于激动,需要平复一下情绪,于是他没再开口,叶修也不说话,沉默横亘在两人之间。

“少天,”叶修抬起头来直视着黄少天的眼睛,“抱歉。”

“叶秋你能不能明白我现在跟你谈的不是一件用简简单单一句抱歉就能糊弄过去的事情?我知道你一向喜欢糊弄人,就算我是你男朋友也不可避免的被你糊弄过很多次。以前的事我都可以既往不咎,但这回的事情——不好意思老子忍无可忍不想原谅你了行吗?”黄少天倒豆子似的讲完这一堆才发现,这话像极了言情剧里的台词,还是楚云秀和苏沐橙爱看的那种,纠结狗血虐得淋漓尽致。而他的表现又极像其中的女主角——妈的,既然他终于想通了觉得该断则断,那他现在的歇斯底里又是图个什么呢。
“不行。”

“叶秋你当你谁啊?”

“少天,”叶修停顿了一下,特意放缓了语速,“其实我叫叶修。”

 

四.

黄少天像是被叶修那句话打出了僵直,愣了一会儿才回道:“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叫叶修。”

黄少天冷笑了一下:“真有意思,合着谈了三年恋爱,我连知道男朋友真名的资格都没有。”

“少天,这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其实单纯只是因为任务销声匿迹一段时间再回来他或许可以理解,但是连真名也对他隐瞒的事情,抱歉他可能暂时无法接受——哪怕那个人是叶修也不行。

“少天我是不是知道你很多黑历史?”叶修突然说。

“是又怎么样?”

 “那公平起见,我也告诉你我的黑历史好了。”

“叶神您还有黑历史呐?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当然啊。少天你以前有没有想过离家出走啊?就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那种。”

“没有。”

“……少天你这话我没法接。”

“哦那我有过。”黄少天很配合地改了口风。

“少天你真善解人意,”叶修微笑,“我以前想过离家出走,然后就走了。”

“……说走就走,很强。”

“没啊,行李是我弟提供的,本来也就是个想法没打算实现的,感谢我弟推波助澜我才成行了。”

“你弟?你家家庭结构里还有这么号人?”说完他才想起来,交往三年,其实他根本不知道对方家庭背景。

“嗯,双胞胎弟弟——叶秋就是他的名字。”

“你怎么借用的你弟弟的名字?”

“双胞胎一模一样啊,那时候我走得急没拿证件,后来要读书回家想拿证件办签证,但是自己身份证没办,又偷不出户口本就拿了弟弟的凑数。一用就是这么些年。”

这故事和电视剧剧情差不太多,一定是叶修编造的,于是黄少天决定保留疑问:“真的假的?”

“驴你干吗?我承认我以前是驴过你,而且不止一次,但现在再敢驴你你就丢下我跑了。面子和追回男朋友哪个重要你说?”

黄少天表示他不想接这个茬并朝你扔了个新话题:“呵呵。我比较好奇你弟弟是不是也像你一样既嘲讽又不要脸。”

“没啊,我弟人模狗样看起来跟精英似的。”

“……出去。”黄少天冷漠脸。

“这是我家少天大大。”

“……噫老叶你这话我没法接!!!!”

“哦,正常正常。”叶修戏谑。

“那我走了,再见。”黄少天起身要走。说好的我给你台阶下你也给我的呢,配合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你却这样敷衍,科科。

“黄少天,”虽然叶修知道黄少天就是爱演而不是真的要走,但他还是叫住了黄少天,用了种带几分严肃的口气,“本次任务代号‘星陨’,任务等级S,杭州执行组组长叶修,组员黄少天。

“少天,那时候你对我说一定要回来,我就知道哪怕千难万难我也一定要回来,因为对你我不能食言。之前失踪那么久让你担心了,但现在我想告诉你的是,我回来了。”

黄少天转过身去看着他,他发现叶修的眼中有笑意。于是他也笑了:“老叶,说真的,以后能不能不要动不动就给自己立Flag了。

“虽然我知道你有主角光环护体,Flag说拔就拔,但我还是会担心的好不好。”

“嗯,是我不好,害我们少天大大担心了。”

“老叶你知道就好,以后不准再犯。”

“那是不是不分手了?”

黄少天扔了个大斜眼:“想得美,这得看你表现!!”

“总之你说了算,”叶修赔笑着站起来走向厨房,“剑圣大大吃什么?鲜虾鱼板还是笋干老鸭?”

“滚滚滚谁要吃泡面走走走下馆子去!!!”黄少天打开手机APP搜起了附近美食。

叶修死皮赖脸凑过来卖无用的安利:“剑圣大大真的不吃?浸润着卡塞尔斗神灵魂的泡面你也要拒绝?还有榨菜和火腿肠送也不要?”

“不吃不吃不吃谁吃谁傻你给我走开你这大脸挡我WiFi信号了!!”

 

叶修当然也没敢真拦着黄少天出门腐败,自家男朋友是个吃货这个属性他了解得透彻,硬塞他泡面他大概会拿出冰雨和自己打一架,相比之下出门吃饭只是钱包出血……该选哪个他还是很清醒的——这世上只需要钱就能解决的事都是简单的!!!

——特别是在复合还要看表现的特殊时期,黄少天=大爷,说什么是什么不能得罪。

等菜时候黄少天忘乎所以地玩着音游,而叶修全程看着他玩不说话。

可能是黄少天也受不了他俩之间这种迷之冷凝的气氛,突如其来地开口:“老叶,那啥任务具体内容是什么呀?”

“叫我一声男朋友我就告诉你。”叶修嘴上说着如此无耻的话,可脸上居然挂着纯良无害的笑容。

黄少天被吓得手一抖,眼睁睁看着最后一个音符滑了过去——就这样与Full Combo擦肩而过:“滚滚滚滚滚,脑子有坑吧你,爱告诉不告诉信不信小爷我不去了。”

“……不是,黄大爷,这地方都是人我怎么说?”叶修很无奈,虽然他确实想捉弄人来着。

“那就唇语!我看得懂!!”

——那是四个字,尼伯龙根。


-TBC-

实在撑不住了光速结尾【。】

评论(13)
热度(58)
© 泠歌浅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