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歌浅笑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游戏与爱。

圈名泠漪。
读作01.
微博@泠漪_荣耀永不落幕

一月一更,一更一坑。
Lof归档即大型纪录片:论坑王的自我修养。
资深二缺,校对天赋技能,脑洞连着黑洞星人。
此人多半有病。

全职是不变的信仰,荣耀是不灭的光。
一入藏剑,一世藏剑。
LLer,绘海双担。

偶尔卖卖冷CP的安利,可惜少有问津,人称,卖火柴的泠漪。

近期沉迷RPS刀片不能自拔。多少意难平不过怀念旧时光。

【全职】【叶黄/龙族paro】黎明之前(一、二)

参加夏日祭的活动文w总字数4889

下面是一大堆废话。

时隔两年我终于拿起了这篇文【

两年前我纠结良久,最后还是觉得自己笔力不足无法撑起这样庞大世界观设定的文,于是就把它默默藏在了我文件夹的最深处再也没拿起来过【。努力装作忘记有这回事【。】

去年大米给我写的生贺是龙族paro,就又撩拨起了我写龙族paro的魂。

之后忙忙碌碌准备大考小考就搁置了……啰啰嗦嗦说了半天,总结一句就是泠汉三我终于回来填坑了【。】

我已经是一条咸鱼,画风跳跃你们就海涵吧……【话唠晚期没有救,索性就慢慢来吧【。】

至于成语大会paro……我只能说沉迷剑三是我的错【。】

一.人生何处不相逢

广州白云国际机场。候机室。

黄少天看着手机上的日期怔怔出神。

8月2日。

——距叶秋因S级任务失踪已经过去了243天。

 

他上一次见到叶秋是去年的11月底,在芝加哥的格兰特公园。

自从叶秋毕业以后他们两个就天南海北鲜少见面,他忙课业,而叶秋忙着打飞的满世界屠龙。

那天也不知道叶秋抽什么风,买了张上海浦东直飞O'Hare International Airport(芝加哥奥黑尔国际机场)的机票,不远万里跨越一个太平洋来找他。凑巧那天被戏称为黄金一代的华裔大三学生们趁着放假集体到芝加哥潇洒,叶秋才算是没有白跑一趟。听说某些人接着还要赶红眼航班回国,黄少天一脸无语,吐槽他说就你这航班发票拿出去报销,信不信赶明儿陶轩就找人做了你。明明是地道的广州人,语音里却还带着点跟叶秋待多了耳濡目染出来的京腔。出乎意料的是叶秋既没嘲笑他的蹩脚儿化音,也没去接这个茬,正经得不像是黄少天所熟悉的叶秋。他只说他明天回国要去执行A级任务。A级任务对他们这些顶级混血种而言等同于家常便饭,可那段时间黄少天右眼皮每天跳个不停——右眼跳灾,既然他们连龙族血裔这么扯淡的设定都接受了,那么这些玄学相信一下也无妨,所以他想了想还是说了句,一定要回来。叶秋保持了惯常没正形的模样,叼着烟回道那还用你说。

然而几天后反常下着倾盆大雨的夜晚,苏沐橙浑身湿淋淋地敲开黄少天寝室的门,素来坚强的姑娘语气里罕见地带着点哭腔,对睡眼惺忪的黄少天说,叶秋失踪了。

黄少天掐了自己一下,不是做梦。他喉咙里堵着千言万语,开口却是一句,苏妹子你别哭啊。任谁也想不到,平日杀伐果断的卡塞尔妖刀竟有一刻会手足无措至此。

他愣愣站在门边,半晌才回过神来。此时的苏沐橙已经自顾自走到寝室起居室沙发上坐定,他想了想还是转进里间接了杯热水给她。苏沐橙看着从玻璃杯里上升的袅袅水雾,又平复了下自己的情绪才缓缓开口。

苏沐橙具体说了些什么他其实一个字都没听进去。

老叶失踪了,这怎么可能。

——叶秋是谁?曾经的卡塞尔斗神,执行部当今第一人,就算撇开虚名不谈,他的实力究竟如何,缠着他PK过无数次的黄少天称得上最是清楚。再者说了,说好的祸害遗千年,老叶这个level的祸害肯定是得活上千八百年才够啊,怎么能说失踪就失踪了呢?

苏沐橙说告辞的时候语音里已经没了哭腔,黄少天沉默地塞给她一把伞,听清楚了今晚苏沐橙说的第二句话:“别难过。”他点点头,却不作回答。

苏沐橙离开后他走到窗台边,发现窗外的倾盆大雨已经转成了鹅毛大雪,依旧下个不停。

他想,这雪下得那么大,纷纷扬扬,倒像是要埋葬一个王朝的过往。

 

“国航CA1726从广州飞往杭州的航班马上就要起飞了,请各位旅客到10号登机口登机。”

黄少天终于从回忆中醒来。他手中的登机牌上写着,广州白云国际机场至杭州萧山国际机场。他拽着双肩包的单边背带向登机口走去。

——杭州。

因为一个人,爱上一座城,他曾经那样喜欢那座名为杭州的城市。他喜欢随处可得的小吃,更喜欢随处可入画的风景,然而这一切在他眼中都比不过那个握着他手带他走街串巷的人。

如今的杭州仍旧是那个钱塘自古繁华,有三秋桂子、十里荷花的杭州,但独独少了那个他所牵挂的人。

老叶的事还是别去想了吧,黄少天这样对自己说。他这次去杭州是有任务在身的,这样莫名其妙地矫情又算得了什么呢?他一个大老爷们儿总伤春悲秋,说出去还不得酸掉别人大牙。

航班即将起飞,他拉下一旁的遮阳板合上眼,惦念着叶秋曾经提过无数次,他却从没口福吃到过的片儿川。

 

下了飞机,扑面而来杭州夏日的热浪差点没把黄少天拍晕。大中午的阳光刺眼得很,黄少天从包里摸出副骚包至极的黑超往脸上一扣,遮住大半个脸,不仅炫酷还防晒,机智满分。

——当然他的高颜值+遮脸黑超+一身潮牌的LOOK给他吸引了多少回头率就得另当别论了。

黄少天取了行李才想起开机这档子事,一打开手机就发现了来自喻文州的未接来电和短信。顾及喻文州的手速,他思量几番还是拨了个电话过去。结果打到喻文州那儿去居然也是关机。说不定喻文州正在飞机上?他转着手机如是想。

此时距离任务下达已经过去了六个小时,而向来靠谱的诺玛还没有发来任务搭档的任何信息。他知道诺玛目前处于暑期维护状态——然而维护不至于连个搭档姓名也不给吧,好歹他执行的也是个S级任务啊!!连个联系方式都不给他心里好苦啊!!!于是抱地主大腿这个主意就油然而生……嗯,苏妹子杭州的号码是多少来着……?

他一边低头猛戳手机查找苏沐橙的本地号码,一边往大巴上车点那边走,准备坐大巴进市区——杭州这什么鬼地铁规划,居然特么的不带机场玩!

磨磨蹭蹭走走停停,旅行箱的滑轮在地面划出了数道痕迹。混血种的五感多半强于常人,此时机场嘈杂,混杂着各色旅行箱轱辘的声音听得他莫名心烦。

苏沐橙的本地号码总算是找着了,他寻思着趁着还没出站要不去商业区的星巴克里坐着打电话。他思考的时候总爱下意识地转手里的东西,哪怕拿着的是手机,也照转不误,没半点平日护机狂魔的样子——没多久传来一阵悦耳的彩铃,他拿起手机一看,皱眉:我靠靠靠靠一个手滑就拨出去了!等等——卧槽这是我美国号码老子的话费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像广大群众盼红军来那样热切地盼望苏沐橙赶紧接电话,然而现实很骨感,彩铃悠悠响了半天,都特么响到第二轮了——还有越来越响、越来越清晰的趋势,苏沐橙依然不接。他无奈,只能欣赏起了苏沐橙的彩铃,这好像是去年大热的一部电视剧的插曲,低沉的男声悠悠唱着“青砖黛瓦,故景如旧”*,他想,故景是还如旧啊,可人事已然全非。他一(po)心(huai)二(qi)用(fen)的水平向来高超,一边感怀一边继续碎碎念苏沐橙怎么还不接电话。

歌声戛然而止。

同时他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

“哟,少天大大,好久不见。”

黄少天知道常温下真空中声音的传播速度可以近似地看作342m/s,可他真真切切地感觉这一句简单的问候是在那个瞬间跨越过万水千山才到达他的耳畔。又如同是他的言灵效果,时间流速减缓,一眼万年。

他不用回头也知道是谁,毕竟应该没有人比他更为熟悉那个人的声音——比起感动得热泪盈眶,他觉得还是这样的问候更适合他们——

“老叶你大爷的!!告诉老子这几百天里你特么死哪里去了?!!不交代清楚咱俩没完!!”

 

——顺说这歌好像还不错,下回是该问问苏妹子歌名哈。

 

*注:歌词来自王凯翻唱的琅琊榜插曲《赤血长殷》。

PS:我文里每一个楚云秀都迷琅琊榜,每一个苏沐橙都爱kkw【药不能停】。

 

二.

叶修像是没听见黄少天那机关枪甩子弹似的一大串问话,大爷似的背着手走过来,试图把行李箱从黄少天手中接过来。黄少天手上没使劲儿,叶修轻而易举就把箱子拿到了手里。黄少天剑眉倒竖:“你特么什么毛病?我问你话呢没听见吗?!”

叶修不理他,拽着黄少天的拉杆箱自顾自往前走,丝毫没有在意过黄少天是否会追上来这个命题。见叶修不理,黄少天也不想凑过去自讨没趣,就默默跟着不再说话。跟叶修一起走就得低调一点,于是他很自觉地把黑超拿下来别在白T晃晃荡荡的领口上。

直到走到电梯口等电梯他才想起不对头。他这次来杭州有任务在身,虽然六个小时过去了他对于任务的许多具体细节都还一头雾水,但是,现在这个任由叶秋说了算的状态是绝对不能继续下去的!!!

黄少天东张西望了会儿确定身边没有什么人,开口后猛然发现这气氛有点尴尬:“那个什么……老叶啊……”

叶修(看似)很专注地看着电梯的电子显示屏,头也不抬:“嗯?”

“那什么,我这次来杭州是有任务在身,所以……”

叶修直截了当地打断了他的话:“我知道。”

“你知道?!你知道你他妈还一脸理所当然地拿着我东西转身就走?!!!”黄少天觉得他自制力要是再差一点,现在已经拽着叶修衣领朝他咆哮了。

叶修终于舍得抬起头看他,表情玩味:“我不仅知道你有任务在身,还知道到目前为止你没有拿到关于搭档的任何资料。”

“叶秋,特意赶来嘲笑我一无所知很有趣吗。”——突然失踪又突然出现很有趣吗。

“谁说我是特意赶来嘲笑你的?我有你想得那么无聊吗?”

“呵呵。”

“有话好说不要学周泽楷行吗。”

“这么嘲讽的‘呵呵’,我妥妥是在学你啊叶神。”

叶修转移话题:“电梯来了,先走吧。”

“不说清楚别想走。”黄少天态度强硬。

“哦,那你是想在这种人来人往的地方谈要签过保密协议才能说的东西?”叶修按住了电梯的下行键。

“……妈的叶秋算你狠!”靠,这个死不要脸的居然抬出学院的保密协议来压他!!但是他黄少天绝不会轻易狗带!!!他是有原则的!!!“等下你如果不讲清楚就别怪我不留情面!!”

“知道了。我忽悠谁都不会忽悠你,放心吧。”

黄少天心累得一句话都不想说。骗谁呢!!您老忽悠次数我还不够多啊!!!

 

机场的停车场都大同小异,叶修的方向感向来好到没话说,走了会儿就找到了车。

他掏钥匙开后备箱扔行李开车门上车一气呵成,只留下黄少天在原地和那辆熔岩橙的三门Mini Cooper大眼瞪小眼。

“老叶你换车了?”叶修的车是科迈罗来着,黄色那款的,还因为扛不住黄少天的唠叨特意在前引擎盖上涂了两道黑条。

“这车是沐橙的,暂时借来用用,”叶修单手扶方向盘,另一只手打开了烟盒拿烟,摇下车窗向黄少天示意,“黄同学上车否?”

黄少天从窗里伸过手去一把抢走了叶修还没来得及点上的烟:“保护环境,人人有责。”

“……把爪子拿开,信不信我关车窗了?”叶修神情有点无奈。

“有胆子你就关一个试试?我这手很金贵的弄坏了你赔得起吗?”黄少天瞪他。

“少天,别闹了行吗,赶紧上车进城,赶时间。”

黄少天吐了吐舌头,不再说话。

 

进城的路上一路沉默。

车里唯一的声响是音响里放着的歌。

“夏天的风吹入我心中,你站在海边望着天空。你说世界是多么辽阔,渺小的我们拥有什么。当时的我们还很懵懂,你就像温室里的花朵。保护着你不让你凋落,捧在我手心不曾放手。时间滴答的走,年华似水的流,年少轻狂的爱能多久。你放开我的手,绽放出灿烂的花朵。”

这样的歌应该是苏沐橙的审美,歌的曲调很是轻快,可是细听歌词又平添出几分惆怅,正符合苏沐橙伪·文艺女青年的形象。

叶修觉得这气氛真是迷之尴尬,他在开车不好分心和黄少天说话也就罢了,问题是黄少天也不开口说话——怎么想这都是要出大事的节奏啊。

等红灯的时候叶修通过后视镜瞥了黄少天一眼,那人拿个手机噼里啪啦一通猛敲不知道在玩些什么。作为一个近期才换的智能机的老年人,叶修表示他真是被潮流的大浪拍在沙滩上。他想开个口缓解一下尴尬气氛,又不知道说点什么好,毕竟黄少天现在玩手机玩得相当投入。对方重度手机沉迷的属性他还是清楚的,在黄少天刷手游时段干扰的人一般只有一个下场就是斩立决……鉴于自己是他男朋友,或许能得到个宽大处理。

——但看他现在这个不冷不热的态度,宽大处理估计是悬。

叶修抹了把自己头上并不存在的汗,心说这都是什么事儿啊。

 

黄少天全程玩手机不理人也就算了,下车了以后也仍旧是一副“没事别来打搅我我是绝对不会care你”的高冷样,OOC到没边;平时的大爷叶修反倒是拽着拉杆箱一脸任劳任怨的老黄牛样,简直像是被人魂穿,这场景要是让他俩的任意一个熟人看见,都会怀疑人生。

最后还是伪·高冷(音游体力清完了没事干的)黄少天绷不住先破功:“你就这么借了苏妹子的车她没意见?”

“云秀找她去上海玩了,哪有空来搭理我干啥。”

“哦,所以你没失踪的事情还是她第一个知道?”

这事叶修是打算等下坐下来细谈的,于是这时候只能笼统地回他一个“哦”字作答。

黄少天硬是被叶修气笑了。他其实一直都是不甘心的。他知道苏沐橙是姑娘家,心思比他这样的汉子细腻得多,叶修选择先告诉她也有让她安心的成分在,但他依然不服气。他黄少天是叶修的谁?是男朋友好吗,当初他对他说的“一定要回来”合着都是废话,叶修失踪了那么久,到头来他回来的事情还是苏沐橙第一个知道,这是不是说明在叶修心里他还是只能堪堪排到个第二名呢?他知道苏沐橙既是叶修的家人又是他最好的搭档没错,可他呢?他又算得了什么?他想,谈恋爱不仅费脑子还费感情,让他这么个大老爷们儿伤春悲秋,真有意思。

又是一阵沉默。

电梯门开的那一刹那,叶修用那种哄三岁小孩的语气轻声说了句:“少天,不要生气。不是所有事情都是我一个人能够决定的。”

“谁说我生气了?”黄少天明明有九十九种婉转迂回的方法可以作答,他却偏偏选了让自己看起来最没有底气的一种。

“好好好,少天大大不生气最好。”叶修转过头对黄少天笑了一下,眼睛里盛的温柔像是要溢出来。

-TBC-

你们看到这文的时候我肯定是在英国【】

3号到11号都在英国旅游的宝宝心里好苦,只能提前攒文给天天当生贺……

争取每天一篇定时,爱生活爱叶黄(づ ̄3 ̄)づ╭❤~

想看这文更新可以戳黎明之前TAG【。当然关注我我也不介意2333

评论(19)
热度(91)
© 泠歌浅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