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歌浅笑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游戏与爱。

圈名泠漪。
读作01.
微博@泠漪_荣耀永不落幕

一月一更,一更一坑。
Lof归档即大型纪录片:论坑王的自我修养。
资深二缺,校对天赋技能,脑洞连着黑洞星人。
此人多半有病。

全职是不变的信仰,荣耀是不灭的光。
一入藏剑,一世藏剑。
LLer,绘海双担。

偶尔卖卖冷CP的安利,可惜少有问津,人称,卖火柴的泠漪。

近期沉迷RPS刀片不能自拔。多少意难平不过怀念旧时光。

【全职】【叶楚】童心未泯

阅读注意事项:
30岁叶修x6岁楚云秀【。楚云秀自过去而来,这个设定叫啥来着……
可以算作《不是不好,时候未到》的番外吧。【脸呢】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属于我。
文力复健失败,文风崩得一塌糊涂。

八月的一个周末,买菜回家的叶修遭到了猝不及防的惊吓——他家主卧床上躺着的小丫头片子是谁??他家云秀呢???
说实话,小丫头的睡相和楚云秀的睡相倒是挺像,被子裹得一团乱,窝在大床的一角,活像是包粽子。当然楚云秀的睡相得带个括弧以前,毕竟现在楚云秀的睡相已经被改造的十分规范了。至于叶修是用什么方法改造楚云秀的睡相的……咳咳,相信你们懂的。
叶修想让小丫头自己醒来解释解释,于是他扯扯被子——小姑娘有点被吵醒了,她迷迷糊糊地揉了揉眼睛,睁眼再次打量起这个陌生的环境——然后她看见了叶修——抽抽嘴角,一副要哭的模样。叶修心想,要完。他家楚云秀从来不屑于哭,等同于妹妹的苏沐橙也不爱哭,所以他完全不懂得如何去安慰一个要哭的人。
于是他只能干巴巴地说一句:“丫头你别哭啊。”
小丫头的嘴角因着他那句话又往下垮了几分:“谁说我要哭了,大叔。”“大叔”两个字还加重音读。
今年三十岁的叶修一脸懵逼,完全找错重点:“能不能不要叫我大叔啊?”
“哦,大伯。”小姑娘从善如流。
叶修哭笑不得,果断换了一个话题:“你叫什么名字啊?”
“我妈妈说名字什么的不能告诉陌生人。大伯你谁啊?”小姑娘翻了个白眼。
“我叫叶修,”叶修很是无奈,这小丫头警惕性还挺强,“现在我都告诉你了,你可以告诉我了吧?”
“我可没答应过要告诉你,是你自己要说的。”
叶修觉得现在的小姑娘真是人精,这逻辑严密得无懈可击,能言善辩如他都快要被她击败了。
一计不成再施一计,叶修决定曲线救国,先刷好感度再慢慢套话:“嗯你饿吗?要不我做点早饭给你吃?”
小姑娘咽了口口水,并不答话。
叶修瞅到了她的小动作,失笑。这个咽口水的动作和楚云秀也有点像。一想到这点,叶修便仔细观察了下小姑娘的长相,发现她的眉眼也和楚云秀颇有几分相似——或者可以说是极其相似。叶修看过楚云秀小时候的照片,五六岁的楚云秀大概就长成这样。
难不成是楚云秀家亲戚的小孩?
叶修觉得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毕竟楚云秀那个表侄女和她长得真的挺像的——那么新的问题来了,楚云秀本尊呢?
叶修甩下小丫头进了厨房,边系围裙边问:“你姑姑上哪去了?”楚云秀的表侄女小名是啥他当然不知道啊!
小姑娘掀开被子,跟着他利落地跑进了厨房:“我没有姑姑啊。”还一副茫然的样子。
叶修皱了皱眉,心想现在的熊孩子真可怕,大小姐您现在就站在你姑姑家的地板上,能不睁眼说瞎话吗?
“你姑姑不就是楚云秀吗?”
小姑娘更茫然了:“大伯,我就是楚云秀啊。”
职业选手靠手吃饭,稳定度那都是一顶一的好,就算叶修已经退役好几年,稳定度也仍旧是没得说的——然而此时的叶修手一抖,手里拿着的盘子摔在地上,碎了。碎就碎吧,还偏偏是楚云秀最喜欢的一套盘子。叶修望着地上的碎片,心想今晚这键盘大概是不得不跪了。
这一愣大概就愣了快半分钟,目测只有五六岁的楚云秀靠在厨房门边抱着手臂:“大伯,你别愣在那里了好吗,我是不会帮你收拾的。”
连这语气都和楚云秀一模一样。尽管楚云秀不擅长家务,但有些活她还是会帮些忙,唯有洗碗她从不插手。原因是楚云秀四五岁时,趁家里人不在模仿妈妈洗碗,洗着洗着把碗弄碎了,瓷片割破了手,直到今日手上都留有疤痕。后来楚云秀当了职业选手,手是吃饭的家伙,于是在家里家务活由爸妈包办,婚后又有叶修全权负责,生怕她有丝毫闪失。
叶修拿起旁边的扫帚收拾一地的瓷片,叹了口气:“云秀啊,你今年几岁了?”
“六岁,”楚云秀脆生生地说,“大伯你呢?”
“三十。所以能不能不要叫我大伯……”
“哎呀你比我爸爸小啊,那不能叫你大伯了——那就叫你大叔吧!”
叶修发现六岁的楚云秀十分自说自话。这算是日后女王性格的开端吗?以及为什么除了大叔就是大伯,难道没有第三个选项吗?
“哎呀大叔你都收拾完了怎么还不去做早饭!我饿了!!”楚云秀抬头瞪了他一眼,叶修估计要不是因为身高相差实在悬殊,这个六岁的楚云秀说不定会和二十七岁的楚云秀一样推他去干活。
于是他伸手揉揉六岁楚云秀的头,心情愉悦地做早饭去了。
平心而论叶修的厨艺还是不错的,楚云秀括弧成年曾表示,老叶你是不是专门拿技能点堆过厨艺技能?
于是楚云秀吃早饭时心情相当愉悦,直到她看见旁边放着的一杯牛奶,叶修还不停地示意让她喝。
然后她的表情就晴转多云了。楚云秀从来不喝牛奶,无论是六岁还是二十七岁,她始终保持着对牛奶的敌意,她甚至还曾表示让她喝牛奶是无异于谋财害命的。这些叶修当然都知道,然而他就是想逗逗六岁的楚云秀玩,看她会有什么样的表现。
楚云秀撇嘴:“大叔我不喝牛奶。”
“小孩子喝牛奶能长高。”谆谆善诱。
“大叔你以前喝过很多牛奶吗?”
“当然。”——没有啊。叶修也不喜欢喝牛奶……
楚云秀作天真无邪状:“大叔你说喝牛奶能长高,那你小时候喝了很多牛奶为什么还这么矮?”
玩家叶修hp清零,K.O.
小楚云秀露出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小样和我斗。
于是一个小时内,叶修第三次决定转移话题:“云秀你想不想去外面逛逛?你来过北京吗?”
“现在是在北京吗?那好啊,”楚云秀随意地回答,“可是大叔啊,我真的要穿着睡衣出门?”
叶修忘了这茬。于是他千叮咛万嘱咐楚云秀乖乖坐着不要乱跑,就出门去超市给她置办行头。也是怕小孩子独自待在家里危险,叶修一路飞跑回家,开门的时候深感他十几年前的体育中考都没跑得这么快。
楚云秀换了衣服出来,着实吐槽了一番叶修令人无语的审美,却还是扛不住帝都的吸引跟着叶修出门了。

北京确实很繁华。特别是对于一个五六岁的孩子而言。
二十七岁的楚云秀,提到北京时的第一反应是微草、皇风加义斩,以及一年一度的国家队集训,然后才是她现在定居于此;而六岁的楚云秀,一说到北京,想到的却是故宫、颐和园。
“大叔我们去哪里呀?”楚云秀站在楼下,仰头问。
叶修蹲下来试图和楚云秀的视线齐平:“你想去哪儿?”
“商场!”
“为什么?”
“这身衣服实在太丑了!”
虽然叶修认为造型丑不丑压根儿不是重点,然而他拗不过楚云秀,就还是带她去了。所以说是不管几岁的女人都会有一颗爱美的心?
耽搁了大概半个多小时,叶修领着焕然一新的小楚云秀,雄赳赳气昂昂地迈出了商场大门。
“云秀你接下来想去哪儿?”
“故宫!”
叶修心想,楚云秀真是不按常理出牌……哪怕她才六岁。小孩子的圣地难道不是动物园啊游乐园之类的吗?为什么到楚云秀这里就变成了故宫博物院?
然而他很自觉地认为今天的任务就是伺候这位小主,伺候好了未必有赏,然而伺候不好估计小楚云秀能报警说他拐卖儿童。
多冤枉啊,他还没说小楚云秀擅闯民宅呢——然而说了也没用,谁让他家房产证上白纸黑字地写着楚云秀的名字呢。
帝都之堵全中国人尽皆知,有歌云:“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五环~你比六环少一环~终于有一天~你会修到七环~修到七环怎么办?你比五环多两环~”因此叶修当然不会选择开车出门,于是他拉着楚云秀上了地铁。
今天周末,又正值暑假,地铁上多的是吵吵嚷嚷的熊孩子。叶修心说当爹妈真是麻烦,特别是摊上熊孩子的。而让他甚感欣慰的是牵着的楚云秀,乖乖坐在一边,既不吵也不闹,一副家教良好的模样。
——其实叶修特别不喜欢小孩,因为嫌烦。然而要是有个小孩像楚云秀似的这么乖巧伶俐惹人喜爱的话……好像也不错?

楚云秀站在展厅一角前彻底挪不动道了——不是说走不动,而是看见文物喜欢的不得了,她有点看不到介绍牌上的字,于是示意叶修把她抱起来。
叶修听话地抱起楚云秀:“我给你读不行吗?”
“你懂什么,参观博物馆要安静!”楚云秀转头瞪他一眼。
“行行行,您说了算。”
楚云秀拿小手一字一字地指着展牌上的字默读,叶修也就随着她手去看那些介绍。刚看了两行,就发现,居然有个字不认识。
于是他开口问:“云秀你看的那么认真,字都认识吗?”
楚云秀又扭头看了他一眼,这次不是鄙视了,而是用一种怜悯的眼神:“当然认识啊!”
“那第二行第四个字怎么念?”
“你说的是‘夔’字吗?夔龙纹的夔啊,你不知道有个词人叫姜夔?”
叶修心说还姜夔,这人哪位啊。虽然模模糊糊似乎有点印象,然而离开校园太多年了,哪还想的起来。
“……我语文不太好。云秀你小小年纪怎么知道这么多?”
“我爸爸在大学里教考古……”哦对啊,他老丈人就是吃这碗饭来着的,“没事大叔,你没文化我不会嫌弃你的。”叶修心说有生之年居然被一个六岁小孩说没文化,求心理阴影面积……
于是接下来楚云秀全程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叶修。

先TB着等下来C

评论(7)
热度(23)
© 泠歌浅笑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