泠歌浅笑

是谁来自山川湖海,却囿于游戏与爱。

圈名泠漪。
读作01.
微博@泠漪_荣耀永不落幕

一月一更,一更一坑。
Lof归档即大型纪录片:论坑王的自我修养。
资深二缺,校对天赋技能,脑洞连着黑洞星人。
此人多半有病。

全职是不变的信仰,荣耀是不灭的光。
一入藏剑,一世藏剑。
LLer,绘海双担。

偶尔卖卖冷CP的安利,可惜少有问津,人称,卖火柴的泠漪。

近期沉迷RPS刀片不能自拔。多少意难平不过怀念旧时光。

【全职】【叶黄】省心

设定参看【叶黄/知乎体】父母沉迷游戏是种怎样的体验一个简单的设定

 

我流ABO生子已经会被我写成一个系列了【。】日常摸鱼系列get

打了个咱们仨的tag,想看可以翻。

人物属于蝴蝶蓝,OOC和各种稀奇古怪的私设属于我。

答应我,看完不要拉黑我,谢谢。

五句双花。

前文不省心

祝我们大米 @米了个Q 0825生日快乐!!永远爱你么么哒!!【写的很垃圾不要嫌弃!【假装我也过的GMT【。】

以下正文。

 

 

一.

虽然前面咱们花了四千字篇幅来证明叶宇并不省心,但从某些意义上来说,叶宇又是从小到大最让人省心的。

从叶宇在她Omega父亲肚子里头算起,她便让人省心。

十个月的不痛不痒不晕不累,临到预产期还能自己开车出门到处逛。

读书以后更省心。叶修和黄少天自认学生时代都还能算得上成绩优异,尤其黄少天,休学进青训营前一直都是老师重点关注对象,一是成绩优异二是纪律老大难——但他俩的这点成绩好,搁到自家姑娘面前都不够看。

叶宇从小到大,就不知道考第二名是个什么感觉。她凭着这学神之力,愣是在学校里得了和父亲昔年纵横联盟时一模一样的敬称,上下三届连着老师一块儿,但凡提起她,都面露恭敬神色称一句叶神。

 

二.

叶宇的交际圈子,始终绕不开她父辈在联盟里的朋友圈。

她所谓的青梅竹马,都是她父辈还在联盟打拼时同僚的孩子。此处的同僚,有些是多年队友如喻文州、苏沐橙,有些则是多年对手如孙哲平、张佳乐。

——昔年赛场见面一言不合就要掐架,退役以后竟然能比邻而居,真真有趣。

要问孙佳禾为何从小活在绝望里,80%的锅得归给叶宇。因为她在荣耀里永远打不赢叶宇,考试也永远考不过叶宇,偏偏叶宇还阴魂不散地住她家对门,永远是家长们口中“叶修家的姑娘”“黄少天的女儿”。

一开始张佳乐对自己女儿的成绩始终屈居人下耿耿于怀,一口气给刚上三年级的孙佳禾报了排满一个周末的补习班,然而这轰轰烈烈的补课大业最终在期末考孙佳禾没进步多少、JJC却是被叶宇单手满血吊打后不了了之。

叶宇窝在电脑椅上,面对沉寂了三分钟的对话框,深觉自己可能打击到了小朋友的情绪(她暂时忘记了孙佳禾月份更大),于是她果断地抢过黄少天手里的冰棍,开家门敲对门。开门的是满脸雾霾笼罩的张佳乐,叶宇报之以甜甜一笑,我找花花。然后闪出个一脸PM2.5超标的孙佳禾,叶宇拿另一根冰棍哄哄她,然后真挚地对她说,来,喊声姐姐,以后我帮你补习。又添了句,你想的话,兰兰和念秋也可以来。

张佳乐还没反应过来这个事儿,天真如孙佳禾已经把这句姐姐喊出了口。端坐自家客厅的叶黄二人笑得东倒西歪,尤其黄少天,整个人笑倒在了叶修身上不提,接到张佳乐锋利的眼刀也只回了句艾玛笑死我了张佳乐你女儿真好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张佳乐无语凝噎,心想要是荣耀技能能在现实中使用、杀人不违法,今天社会你乐爷就要教你们俩什么叫做真正的百花式打法。

——完全忘记掉如果这两项前提成立的话,1V2他打不过这对狗男男。

嗯,孙哲平出差的第一天,想他。

虽然日后朝着自家亲爹的心脏路线一去不返,但叶宇在三年级的时候,姑且还算是一个言必行行必果的耿直girl,隔天就拽着孙佳禾进了她房间说是带人补习。可惜叶宇在学习一道天赋异禀,在为师一途的技能点却是一片空白,说是帮人补习,但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对坐各写各的作业,孙佳禾遇见不会的题目问她,她最常说的就是这么简单都不会,自己想。孙佳禾趁她去厕所翻了她作业本的封面,小学奥数读本,六年级。好嘛,是自己耽误人家探索高阶知识的时间了。孙佳禾有点蔫儿吧唧的。

叶宇这点察言观色的能力还是有的,当天晚上就求着自己老爸call了小姑子和他家队长,让喻兰馨和苏念秋第二天也麻溜儿滚过来辅助孙佳禾公主学习,以求早日走上人生巅峰。

第二天喻兰馨到的最早,穿着仙女似的白裙子,带着跟喻文州如出一辙的笑,坐定后就掏出一本《简·爱》,优雅得简直像幅油画。

黄少天一个劲儿拍叶修大腿给口型,看着没看着没,这才是真·别人家的姑娘。叶修在破黄少天的手游记录,被他这么一拍算是前功尽弃,又没法对眼前人发脾气,淡淡回一句,那也得荣耀先打得赢咱家姑娘再说,嗯,考试能赢也算吧。

叶宇从自己房间晃出来,对喻兰馨手里的精装版《简·爱》嗤之以鼻,这书不好看,尤其结局,简直扯淡。喻兰馨点点头,嗯,无聊的爱情故事。直到苏念秋进来,叶宇和喻兰馨还在讨论欧洲文学。

于是他问叶修,舅舅她们两个在干什么。叶修摇摇头表示并不懂她们女孩子的话题。

而那厢已经谈到了简·奥斯汀,最后叶宇精辟结尾,西方文学我不爱看,有这闲工夫还不如多看几遍《笑傲江湖》。喻兰馨深表赞同。

苏念秋虽然没读过简·爱和简·奥斯汀,但笑傲江湖还是知道的,于是他说,嗯,那个东方不败真是惨啊。接着他就收到来自叶宇和喻兰馨的双重白眼,你个翻拍党边儿去,我们原著党聊天你别跟着瞎掺和。

苏念秋无辜,他也只不过跟着苏沐橙看过电视剧而已,这就上纲上线了?黄少天看不过去他委屈巴巴的模样,摸着他头说,原著党和翻拍党之间的斗争就和华山派剑气两宗内斗一样,总之是你开心就好。然后给人硬塞了一手的糖,苏念秋果断坐一边吃糖去了。叶喻两个公主大概是聊完了想起来还有苏念秋这么个人,招招手说是写作业去,苏念秋带着几分懵逼就跟着走了。

叶修瞅着三个孩子进房间的背影,笑了起来,摸摸黄少天的头,说当年你喜欢的那本小说翻拍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模样,谁不知道论坛流木大大掐架以一当十。

靠靠靠靠靠黑历史不要提啊,黄少天扒开某人作乱的手,提议道咱俩买菜去?

叶修点头称好,临出门把人按在门边亲了一口。

我靠你干什么,能不能注意点影响!!有三个未成年在呢!!

怕什么,爱看让他们看去。淡定非常。

门外有人敲,是孙佳禾,抱着一叠作业。

叶修见状马上换了副正经大人样,叮嘱人好好学习,争取早日赶上叶宇。而孙佳禾作看破红尘状,说有叶宇喻兰馨苏念秋这三座大山在前,她再怎么努力也只能做个上不了领奖台的第四,所以她打算努力划水。

叶黄两人看在小姑娘真的一脸生无可恋的份上,很努力地憋住了笑。

等走到单元楼下,黄少天终于没忍住笑了起来。卧槽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老叶你看张佳乐他女儿怎么这么有想法的打不过就划水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个战术思路很完美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儿。

最后打了个带销魂波浪线的嗝。

叶修很无奈,凑过去又在人头顶上撸了一把头毛,少天,你笑起来的时候一点都不像是有个读小学的女儿的人。

那我像什么?

你像今年刚五岁。

 

三.

不管怎样补习,孙佳禾的成绩始终都没能进步到第四名。

真是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于是她和那几个变态级学霸同校同班的生涯在高中一年级戛然而止,从此再也没了这种机会。

因为她考不上四中和清华北大,GG。

于是张佳乐懵逼,同样是失学网瘾少年过来的为什么他们的娃都这么学霸?

孙哲平冷漠脸,因为你笨。

孙哲平你是不是欠捶?没挨过你乐爷打还是怎么的?

可这是事实啊,我在去百花以前是一零一的。

……张佳乐看了眼自己的普通高中毕业证书,沉默了。

四.

叶宇长得像叶修多一点,脾气也像他多一点。

比如她确实有主见也行事果断。

所以黄少天在叶宇小时候最担心的,就是她会重蹈叶修十五岁离家出走的覆辙。

……你真是想多了。叶修是真的很无奈。脑洞大是病得治。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谁让咱家有你这么一个离家出走人士珠玉在前!

少天,珠玉在前是这么用的吗?还有,就算我是离家出走反面典型好了,咱们也没给她提供从犯啊。

离家出走还要从犯的?

我没跟你说过吗,其实当初我和叶秋都想离家出走来着,他态度可能还比我坚决。那天他在整行李,被我看见了,他跟我说别告诉爸妈,我就跟他说我也想离家出走。然后我跟他说我先走,会在火车站等他,他信了,我就直接拿着行李一个人走了。

你怎么这么不要脸的,连自己弟弟都哄?

这不是做哥哥的以身试法吗。再说了,我离家出走是想打游戏,这是有目的的,但叶秋就只是单纯地想离家出走。这一走,我还会回家,叶秋就不一定了。不然为什么我这么多年在外面,除了叶秋偶尔不痛不痒地来问两句我过年回不回家以外,我爸妈基本都没来管过我。咱们家你又不是不知道,找到我再把我我带回去是分分钟的事儿。

嗯……等等离家出走不自备行李那完全是因为你懒吧?

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

……老叶我觉得咱们姑娘更危险了……

叶修笑笑,不置可否。

你笑什么啊,我很认真的好吗!

好好好,你很认真,我也很严肃。叶修说完还清了清喉咙以示郑重。

……跟你聊不下去了!总之我说了算,要把一切可能让我们姑娘离家出走的危险因素都扼杀在摇篮里!!

五.

在这次不成功的双(枕)边对话后,黄少天严防死守了叶宇整整一个十五岁。

他就这么一个女儿!要是真跑了还有谁能继承他的剑圣夜雨声烦!!

大概是真的连懒都一脉相承,叶宇倒是没实践过十五岁离家出走,但十五岁的她照样干了件能惊掉一般家长下巴的事情。

——她中考只填了一个志愿,剩下全是空白。

她根本没有给自己留过退路。

等黄少天发现这事儿的时候,志愿已经不能改了。

原来叶宇在志愿填报通道打开的那一天夜里就偷偷摸摸填完了志愿。

黄少天非常生气。他自认从小对叶宇的教育没有任何问题,叶宇成绩优异性格开朗,不是标准好学生但是完全当得起三好学生,他不明白叶宇为什么会突然这么任性。他从来不对叶宇说重话,但这是他唯一一次想打女儿。

叶修劝他,你别冲动,先问问咱们姑娘到底想干什么。她大事儿上拎得清,不会做这么没道理的事儿。

叶宇站在他俩面前,眼睛里有东西在闪闪发光,我就填这么一个志愿,考得上就好好读书,考不上就进职业联盟。

叶宇。叶修不咸不淡地喊了她一声。

怎么?

那你是希望自己考好还是不考好?

沉默了。

你自己想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我和你爸不会拦你。

叶宇点头,回了自己房间。

黄少天望着叶宇房间的门,眼神里隐隐含着怒气,她今天这样你都能忍了,明天她就要飞上天和太阳肩并肩了。

没事儿,随她。

靠,她中考如果真没考上呢?

那就进联盟做职业选手呗。你不是从她三岁起就开始规划让她去你们蓝雨继承你的夜雨声烦了?

这不一样。老叶你不懂,这完全不一样。

一个是你要求她被动接受,另一个是她主动选择,从结果来说,没什么不一样的。

但我规划归规划,没有要求她去实施啊!她才几岁啊,她真的能对自己的选择负责吗?

她已经满十四周岁了,犯罪都要负刑事责任了,你还觉得她不能对自己的行为负责?再说了,就她这个年纪,我都离家出走了好吗。

黄少天觉得自己早晚有一天要被这父女两个合伙气死,拍案而起,我靠你他妈还有脸说离家出走?!都是你的锅!!

好了,你别生气了。

我又不是不同意她去做职业选手,只要她喜欢,想去做职业选手,别说中考没考上,就算是直接休学退学我都可以接受, 随便哪个队伍我也都支持。 但是我不满意的是她的态度,这么重要的事情她居然都不用跟我们讨论一下?真以为自己翅膀硬了是不是?黄少天瞪了叶修一眼,还有你,助纣为虐为虎作伥!不帮我训她也就算了你还不让我训她!你说你是不是想和叶宇一起气死我?

我哪儿敢气您呐,我最宠您了您又不是不知道。叶修腆着脸往黄少天身边靠。

滚滚滚,不要靠过来老子现在不想和你扯皮。冷漠极了。

叶修闻言又往那边不动声色挪了些许,伸手把黄少天圈在怀里,放心吧,她都这么大了,有计较的。

他没再推辞,改了个姿势舒舒服服地窝着人怀里,你老夸她省心省心的,我看才不是呢。

对,她不省心。那依您之见,咱家哪位省心呀?

黄少天白了他一眼,都不如洗衣机省心。

叶修沉默。

黄少天趴在他怀里毫无形象地大笑起来。

他忍不住亲了亲怀中人的唇角。

黄少天继续笑,他的眼睛很亮,像是有星星落进去过。

——还像十几年前一样。

然后叶修问他,少天,你这么多年是不是一直吃防腐剂过日子的?

嗯,爱情牌防腐剂,尝过了都说好。

六.

中考结束后,黄少天带着叶宇回了一趟广州。

机场刚出来,映入眼帘的就是大幅荣耀海报。

这座滨海的城市是蓝雨的主场,海报上的主角自然是蓝雨王牌剑与诅咒。

初夏已然光照强烈,黄少天戴上墨镜看了眼,唔,夜雨声烦的造型和我那时候比算是大变样了啊。

爸你这话说得好像你退役以后再没关注过荣耀似的。叶宇有样学样,戴起了墨镜。

我这叫缅怀青春你懂不懂?

我当然不懂,毕竟我正青春嘛。

黄少天拍了拍她的头,对对对,你最青春年少。

叶宇不动声色往边上挪了挪,爸,你这样拍我会变矮的。

都一米七二快赶上你爸我了还怕变矮?

北京街上多得是一米七出头的姑娘。

在广州一米六就够了,黄少天又拍了拍叶宇的头,你看你现在不就是一览众山小的节奏吗。

叶宇表示她并不想理这个幼稚鬼并且走得更快了点。

叶宇你等等我,你知道往哪儿走吗?

首先我认识字,还有,爸你的儿化音我给负分,叶宇把墨镜往上一推,给了人个标准黄式白眼,这么多年北京白住了。

黄式白眼创始人感觉自己受到了挑衅。

然后他不甘示弱地瞪了回去,小姑娘长大了就不听话了是吧,信不信我回头就告诉你爹!

叶宇回之以略略略。

叶宇省心这事儿O不OK?

完全OjbK,她省心个屁。

七.

从蓝雨俱乐部出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黄少天本来想着带叶宇来感受一下职业选手的生活,结果凑巧赶上半决赛蓝雨主场对嘉世。蓝雨还是同他们当年一样,赛前放假半天。黄少天带着女儿刚进训练室的门,就被一群热情的后辈团团围住。

现任队长虽然是个术士,但却是黄少天的超级粉丝,跟自己的偶像嘘寒问暖了半天。颇有点黄少天当年的风范。

剩下的队员也是一个赛一个的激动,恨不得现场就掏出帐号卡跟黄少天来两局JJC。

黄少天自觉过气已久,很久不应付粉丝,更何况是比自己女儿大了没几岁的蓝雨后辈,颇有点头痛。

他清了清嗓子,对着几十年一如既往的一群小伙子说,那个什么,都退役十几年了就不出来丢人现眼了,你们这么些小伙子净想着欺负老年人是吧。那什么,要不让我女儿跟你们来两局?我女儿很厉害的啦,你们说不定还打不过她呢。

刚刚的寒暄时间,叶宇在边上装蘑菇和喻兰馨聊天,这会儿还没反应过来就被自己亲爸拉上了贼船。

有点绝望,但斗神和剑圣的女儿绝不能轻易狗带,于是她拿出自己的帐号卡,问,谁?

对面坐下的是那个话多的术士队长。

刷卡登录,剑客,夜雨千山。

对面上线的赫然是索克萨尔。

……叶宇好无奈哦。

我跟你说别妄想拿索克萨尔欺负我女儿,打修正打修正。

旁边一个沉默良久的少年拍了下叶宇的肩膀,要不你用夜雨声烦吧。

夜雨声烦 VS 索克萨尔,这么刺激的吗,叶宇心想,这逼回北京以后我能吹一年。

然后她强装镇定地点了点头。

黄少天也相当兴奋。因为自从方世镜退役以后,他就再也没有用夜雨声烦和索克萨尔在JJC里头1V1过。

他很确信叶宇会输,因为对面的队长已经在联赛里摸爬滚打了好几年,虽然叶宇算是他和叶修带出来的徒弟,但他俩毕竟退役这么多年了,除了经验越来越老道外什么都在下滑,教给叶宇的东西好些都是理论了。何况叶宇要读书的好吗,平时碰个电脑都有限制,比不了正规训练的也很正常。

五分钟后,荣耀两字出现在叶宇的屏幕上。

蓝雨全体队员加一个前副队长都震惊了。

叶宇推开键盘笑了笑,承让。

然后蓝雨众人立刻抛下了曾经的传奇副队长,开始对叶宇嘘寒问暖,那架势恨不得明天就让叶宇来蓝雨青训营报道。

叶宇手里转着自己夜雨千山的帐号卡,嗯那图我和我爹寒假时候研究过,有几个小BUG我利用了一下,仅此而已。

队长问,你爹?谁呀?黄少吗?

不,叶宇深沉,我爹是荣耀教科书,叶修。

要不是今天晚上还有比赛,黄少天毫不怀疑这群人能和叶宇车轮战到手抽筋。但放过了叶宇不代表他们就能走了,蓝雨众人又拉着他们俩唠嗑了好久。

直到操作夜雨声烦的沉默寡言副队长问了句,黄少和叶宇今天来看对嘉世的季后赛吗,这才止住了飞到十万八千里外的话题。

蓝雨后勤部门接到电话,立刻搞了两张VIP包厢票拿过来,由队长亲自塞进了黄少天手里。

黄少,有你在下面看着我心里就特别踏实!

黄少天拍了拍他的肩膀,嗯,都好好比!赢了我请大家吃宵夜!咱们晚上见!

黄少天婉拒了把他们俩送到楼下的建议。等到了门口,他看着比十几年前气派了更多的大楼,问叶宇,你感觉怎么样?

做职业选手,好棒啊。不过我应该……不会来蓝雨……叶宇看了眼黄少天没什么反应,继续说,这个队长实在太吵了,我觉得人生里有像我爸您一个这么吵的就够了。

叶宇你说你是不是皮痒了!!老叶带的好头!!

八.

两个人在街头追打了一会儿,没什么结果,决定休战。

看了眼手表,黄少天拉着女儿走进蓝雨对面的一家糖水店,墙上挂着的电视机里头正在播体育频道。

黄少天喝下最后一口杨枝甘露,指着电视里电子竞技相关新闻里某个模糊的身影,叶宇你看那个是你爹吗?

啥?叶宇瞪大眼睛,摇头,这我看得清才有鬼。

肯定是你爹,黄少天用勺子挖了一勺叶宇面前的双皮奶尝了尝,镜头晃了一下就过去了你没看见而已。

放久一点我也看不见好吗,他就是一个莫名入镜的无辜路人吧……

看不错的,黄少天肯定地说,他就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出来。

叶宇冷漠地划拉了好几勺双皮奶放进黄少天的碗里,心想难道吃还堵不住这单方面秀恩爱的行为吗。

见叶宇没吭声,他就换了个话题,对了,今年我们要不一起去多伦多看世锦赛?刚好你中考完了有空嘛。

叶宇持续冷漠,说得好像前几年我没空你就没跟着去一样。

小同志不要这样有情绪嘛,黄少天笑眯眯地对自己女儿说着近三十年前叶修对他说过的话,你就说你乐不乐意?

叶宇坐的位置正对店门。她刚扒拉完双皮奶的残骸,就抬头朝门口挥了挥手。黄少天一脸懵逼,然后听见叶宇说了句——

老爹,你来啦?

叶修点点头,嗯。

卧槽老叶你怎么不说一声就来了?黄少天把身边的椅子挪了出来,快来尝一口这个双皮奶,这么多年还是同一个味道!

叶宇开始假装失明失聪语言能力缺陷。

叶修就着他手上的就吃了一口,就那样吧,也不知道你为什么就爱吃这些甜的。

我乐意你管的着吗。话说你来干嘛啊,不是说好的我带我们姑娘回我妈家里呆两天吗?

是咱妈。……标准的驴头不对马嘴。

离联赛结束还有两个礼拜,你马上要带队出征多伦多了,这时候你还敢翘班?

来贵蓝雨出趟公差,叶修拿纸巾擦掉了黄少天嘴角沾着的双皮奶渣,顺便看看咱爸咱妈。

就这么简单?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什么?

想你了呀。

-End-

叶宇:OKOK,是我多余。


评论(13)
热度(143)
© 泠歌浅笑 | Powered by LOFTER